史依弘谈京剧《新龙门客栈》舞美“减负”暗地

史依弘谈京剧《新龙门客栈》舞美“减负”暗地
想演得更多 盼走得更远  史依弘谈京剧《新龙门客栈》舞美“减负”暗地  “以往《新龙门客栈》出去巡演,道具车至少要开五六辆,这次我的要求是控制在3车内,本钱降下来,更多外地观众就可以看到咱们的戏了。”昨日第十二届东方名家名剧月发布会上,闻名梅派青衣史依弘表达了这轮打磨提高的初衷。3月13日至15日,京剧《新龙门客栈》将在东方艺术中心敞开新一轮表演,阵型和内容不变,真假结合、轻装上阵的全新舞美成了此轮表演的亮点。  上一年《新龙门客栈》首演时,史依弘特别请来闻名灯火规划师萧丽河的团队操刀,极简的舞台与多媒体双面投影的视觉冲击给了现场观众电影大片般的观剧体会。那一版的规划初衷是期望更多年青人能被招引进来,为让许多第一次看京剧的年青观众看懂,主创没有彻底选用传统戏里的适意与留白,而是增加了实体道具。所以,当各地表演商纷繁发来邀约时,剧组大多由于昂扬的本钱无法成行。  这让史依弘下定决心做一版合适巡演的舞美,她找来协作过屡次的舞美规划师吴放,依弘剧场开幕大戏、“梅尚程荀”专场和留念梅兰芳赴日100周年专场等表演的舞台都有他的身影。这次的舞美,一方面要进一步精简,摒弃多媒体,保存传统戏剧舞台的神韵,另一方面也要让观众将更多的目光会聚到艺人身上,不能喧宾夺主。这部戏的亮点理应是艺人,史依弘在戏里既是金镶玉,又是邱莫言,虽然偶有替身,但她仍需求快速变装三次,在凶横娇俏的花旦与哀婉大气的青衣间挥洒自如地切换。  当被问及曾经的舞美版别还会不会再演时,史依弘狡猾地笑了笑:“有钱的时分就演。”这是她曾经专注做艺人的时分底子不需求操心的工作,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司,要操心的事就多了许多。此前的《新龙门客栈》,九十多支灯、专业投影仪器等都需求租赁,如果然去到外地巡演,哪怕连演10场,场场坐满,也未必能回收本钱。史依弘感叹:“这样的花费是京剧难以承受的。”更不用说现在的实际,倘若连演10场、20场,真的能坐满吗?  京剧《新龙门客栈》,是京剧人对武侠精力的一次问候,是武旦身世的史依弘心里的一种情怀,也是武生身世的王玺龙一次打破自我的时机。在遇见周淮安这个人物前,王玺龙演的都是传统戏,乃至没有跟旦角有过对手戏,以至于他在《新龙门客栈》里谈情说爱时好好地找了找状况。而扮演贾公公的文武老生孙伟,现已预备改行做行政了,一身功夫无发挥之地,让史依弘甚觉惋惜。比较其他行当,武生的艺术生计可以说是适当时间短,“我还想再排两部戏,带着他们一同玩,多起劲。”史依弘的口气里,满是欣然的神往。  本报记者 赵玥 【修改:田博群】